康海救李梦阳

  陕西状元康海,是明代著名文学家,才气横溢而又狂放不羁。当时,朝中另一著名文学家李梦阳,亦以才气著称。两人明争暗比,互不服气。

  到了正德年间,武宗朱厚照是个荒淫昏庸的主子。大宦官刘瑾由于能千方百计满足他的淫乐嬉戏要求而倍受宠信,一时间权倾朝野,炙手可热。刘瑾也是陕西人,与康海有同乡之谊,因而总想将康招致门下作为装点,但没有成功。刘瑾多次登门拜访,指望康海会来回拜,可是康海老是瞅他不在家时去答礼。两人关系只在不即不离的状态中。

  刘瑾祸国殃民的行为引起了朝中正直官僚的普遍不满,纷纷上书进行弹幼。无奈朱厚照沉湎于享乐,不仅不追究刘瑾,反而将上书的人一个个加以处罚。李梦阳因为替户部尚书韩文出过主意并代他写过弹幼刘瑾的凑章,也被勒令致仕。第二年又被刘瑾借故逮捕人狱,危在旦夕。许多想救李梦阳的人都无计可施。在这紧急关头,李梦阳的一位姓左的亲戚冒险入狱探视。他劝李梦阳说:

  “您眼见没有活路了,目前唯有康先生可以救您一命。”

  “我与康先生一向争高比低,关系不好,现在有了危险便去求他,难道不是问心有愧么?"

  “您这争的是匹夫之气!危急关头必须灵活些下”

  经再三劝导,左某又掏出一张纸片来,一定要李梦阳亲笔写儿个字求康海,李梦阳勉强提起笔,写了:“对山救我!唯对山能救我!”十个字,别的什么也不提。“对山”是康海的别号。左某拿着纸片去见康海。康海说:“这种事目前看来,也只有我能办。我岂能计较别的,而不为良友伸出救援之手!”

  第二天,朋友们得知康海要救李梦阳,都来商议援救的办法。康海说:“刘瑾虽然横行霸道,胡作非为,但生性好名,只能利用这一点以诡诈之言去打动他,用正经的大道理是行不通的。”人们都认为这个办法可行,而且只有口惹悬河的康海才能做得到。

  第三天,康海登门求见刘瑾。刘瑾听说,立即倒展相迎,焚香鸣炮请上座。康海也不客气,大大方方地坐下。

  “难得有什么好风,把先生吹到舍下来了!“’刘瑾兴奋地说着,马上又张罗设宴相待。

  “先别忙!我有话要说”,康海说:“如果您听我的,我就留下喝酒;要不然,我一会就要告辞。”

  “先生有话请讲。”刘瑾生怕他走了。

  “当年高力士最受唐玄宗的宠信,他尚且肯为李白脱靴,这一点您能做得到吗?”康海单刀直人地问道。

  “现在就让我为先生脱靴就是了!”刘瑾连忙站起来说。

  “不!”康海示意让他坐下,又说:“当今李梦阳之才高出李白数倍,至于我康某,比起他来更是万不及一了。李梦阳下了死囚牢,而您不能加以解救,难道还能为李白脱靴?”说罢,站起身来,扑打着衣服,准备告辞。刘瑾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,说:

  “这虽是朝廷的事,但今天先生既然这么说,我一定要设法翰旋。”

  康海这才宽衣解带,上席痛饮,直到次日天明才告辞回去。

  李梦阳果然被释放了。但康海从此脱不开与刘瑾的关系。正德五年(1510 )刘瑾垮台,康海也被划人“刘党”而削职为民。然而,他从不跟人辩白他接近刘瑾的原因。

  以上根据《镇原康氏家谱》(2006年3月,康希善主编)所编。

作者介绍

康海 康海 康海(1475~1541)中国明代文学家,戏曲作家。字德涵,号对山,又号浒西山人、沜东渔父。陕西武功人。明弘治十五年(1502)中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,后因有党附刘瑾之嫌,落职为民。归家后,以山水声伎自娱。著有《对山集》、《沜东乐府》等。康海为明代前七子之一,除诗文外,康海擅乐府小令。著有《中山狼》杂剧。《中山狼》杂剧取材于马中锡《中山狼传》,演东郭先生救狼而险遭狼害事 。当时的人们多认为《 中山狼传 》和《中山狼》杂剧是为影射李梦阳负恩而作。事之真伪难定,但此剧演中山狼蒙恩反噬,客观上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残酷的本性和政治上的倾轧关系,并批判恩将仇报,讽刺世态炎凉,这在当时是有一定现实意义的。剧中刻画狼的诡诈性格,生动逼肖。全剧结构严密,曲文典丽,写景如绘,又能结合环境传情达意,情境交辉,有一定艺术价值。以中山狼故 事为题 材的戏 剧作品 ,同时还有王九思的《中山狼院本》,为一折杂剧,开明代单折杂剧的先声,与康海的作品并传。两剧内容相同,文词结构,各擅其长。稍后,陈与郊有《中山狼》杂剧,汪廷讷有《中山救狼》杂剧(佚),无名氏有《中山狼白猿》传奇(佚)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nulog.cn/wenzhang/6132.html

康海的诗词

热门名句